上海劳务派遣公司 上海劳务外包 嘉兴人力资源公司 嘉兴劳务派遣 嘉兴劳务外包

新闻中心

News

4


“每月3000元,包吃包住。”在位于闵行区颛建路上的颛桥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,一家人力资源中介公司负责人张先生站在台阶上,高声“报价”。 只有两三个人慢慢地围上来看。当听到张先生说工种是装卸工后,这些围上来的人“呼啦啦”又散掉了。其中一个回头说:“要是收发员我就干,装卸工太累,至少要4500元。” 这种讨价还价的现象如今在劳务市场上屡见不鲜。连日走访发现,上海各大劳务市场开门后,招聘单位和求职者之间,出现了“僵持”现象:企业不愿许诺较高的薪酬,而农民工宁愿等待,也不愿接受较低的薪酬,不愿“屈就”。 在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,记者看到,年后外来劳动力招工主要集中在服务行业,保安、餐饮服务员、保洁员等岗位需求量较大,月工资通常在2000元至2800元之间。工资稍高一点的,要求就相对苛刻,如月工资3000元左右的保安岗位都要求应聘者年龄在30周岁以下。 来自安徽安庆的张兴才已经在这个大厅里晃荡了4天,一边看一边叹息今年工资低,实在没法做下去:“在我们老家,焊工做一天也有150多元,上海也只有这个价,却要租房子,日常开销也大。”他说实在不行,就回老家去。 “我们要招的是操作工,不要什么技术,每月底薪2500元,比去年提高了300元,想不到还是没人来问。”来自莘庄工业区的一家电气公司招聘负责人谢先生说,转了3天才招了3个人。 在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,走访了10多家职介所,虽然里面人员爆满,但大多数求职者只看不问。“这几天行情不好,开出的单子不多。”职业介绍所负责人说。 农民工对工资的期望值之所以提高,很大程度和物价上涨等因素有关。外来农民工的期望底薪至少在每月3500元,还得包吃住。来自安徽黄山的刘卫东说:“现在吃一碗拌面,都要8元钱。如果不包吃住,每个月基本上攒不下钱,这种打工有什么意思?” “90后”对工资的敏感度要低一些,但对工作环境要求更高。1992年出生的湖北荆州人刘欣原本看中了月工资3000元的保安工作,但职业介绍所一句“晚上要轮换值班”,他立即打了退堂鼓,摇着头说,半夜到凌晨这段时间他熬不住,还是算了吧。 有一技之长的农民工要求更高。从广西柳州来的韩明有焊工证、钳工证,有6年的机械厂工作经验,在现场看了很多职位,都摇摇头宁可继续等待。他说,自己的心理价位是一个月8000元,可市场上的企业最多开到6000元左右。 上海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的职介人员大叹工作难做。开门第一天,上海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推出了5693个岗位,但只开出114张推荐单。 “我们会和企业保持沟通,看看能不能适当调整一下工资。”职业介绍所负责人说,现在生活成本和农民工对生活的要求均已大大提高,希望企业和农民工能互让一步,达成共赢。 

TAG: 上海劳务派遣公司 上海劳务外包 嘉兴人力资源公司 嘉兴劳务派遣 嘉兴劳务外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