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劳务派遣公司 上海劳务外包 嘉兴人力资源公司 嘉兴劳务派遣 嘉兴劳务外包

新闻中心

News

4


劳务外包或将成为企业首要选择   一个多月前,开发区人劳局专门给一些大型企业进行了一场培训,主题就是新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影响。“对企业影响最大的还是关于‘同工同酬’的规定。”开发区人劳局的工作人员周小姐说。   “同样是流水线上的操作工,企业合同工比外来派遣工要高几百元基本工资。”下沙某企业人事部庞经理说,“另外,派遣员工的社保由派遣公司缴纳。下沙不少派遣公司注册地在外省,光社保这一块要比下沙当地企业低100~200元。”   为了规避新劳动合同法在同工同酬上给企业带来的压力,下沙企业已经开始有所行动。“我们在考虑以后可能会走向劳务外包这条路。”庞经理说。   记者了解到,下沙已经有企业将整条生产线都外包出去,企业只管产品的产量和质量,设备和工作人员则都交给外包公司来管理。比如,一家电子行业企业,将一条技术含量不高的生产线外包,设备和原料由企业提供,二三十个工人由劳务公司管理,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这家企业对外包公司有严格的资质要求,生产过程中也有非常严格的监控。   劳务派遣公司可能面临新一轮洗牌   下沙的劳务派遣公司不下百家。光是在下沙当地注册的劳务派遣公司就有50家。   与企业相比,劳务派遣公司受新劳动合同法的“约束”或许更大。   首先,劳务派遣的范围被限定为“三性”(临时性、辅助性、可替代性),这将造成派遣员工数量的减少。其次,劳务派遣机构注册资本从50万元提高至200万元,且必须取得行政许可,准入门槛也提高了。   “这样一来,市场上一些小的、不规范的劳务派遣公司将可能被淘汰。或者,被大的劳务派遣公司兼并。劳务派遣公司的数量必然会逐渐减少,下沙的劳务中介可能将面临一轮洗牌。”张经理分析。   面对着被压缩的利润空间,劳务派遣公司正在做出调整。   “企业总要生存,劳务派遣做不了,还可以做其他业务,我们现在就在做企业咨询、培训、招聘等方面的业务。”张经理说,他们正盯准了人力资源管理这片“蓝海”,拓展人力资源培训方面的业务空间。   “目前有些企业缺乏企业管理人才,他们就会找我们咨询,让我们帮忙做工作分析、编制岗位说明书、制定绩效考核方案、薪酬方案、梳理流程标准等,这也许是未来劳务中介发展的其中一个方向。”   哪些业务适合采取外包的方式   人力中介公司市场部张经理分析:“对于企业内部的绿化、保洁等辅助性、临时性岗位,可以考虑采取劳务外包的用工模式。但对于涉及企业核心业务的岗位,能自己去管的还是应该尽可能自己去管。”   这一观点跟新劳动合同法的“三性”要求不谋而合。新法规定派遣岗位必须满足临时性、辅助性、可替代性的“三性”要求,且劳务派遣工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一定比例。   这一点对于用人企业来说,又将是一场痛苦的阵痛。因为,这就意味着,用工企业要么一下子多出一大推正式员工,人力资源费用成本将大幅度增加。要么,就是将一些简单的业务外包,从而减少人力成本。   不过,劳动监察大队的大队长王渊桢表示,由于“新劳动合同法”的省内细则还没有出台,因此,目前看来,新法对下沙当地的企业还没有造成太大影响。   很多人对同工同酬理解有误   很多人觉得新劳动合同法中的“同工同酬”意味着同一个岗位就应该享有同样的薪酬,实际上并非如此。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副队长葛斌健表示:“大家对新劳动法的‘同工同酬’有一个误区。‘同工同酬’并不是一刀切。其中,‘工’的含义除了岗位之外,还包括工龄、进单位年限等;‘酬’的含义,仅仅指的是工资待遇,而不包括工会福利、保险等。”   也就是说,在叠加了工资、福利待遇、工龄等因素之后,工作岗位一样的两个员工在具体收入上还是会有差别的。  

TAG: 上海劳务派遣公司 上海劳务外包 嘉兴人力资源公司 嘉兴劳务派遣 嘉兴劳务外包